“文旅导向型(CTOD)”空间规划的若干思考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8-18
  • 点击次数:290

本文以文旅经济快速复苏为出发点,基于空间规划平台,试图构建一种“文旅导向型(Cultural & tourism oriented development)”的空间规划编制方法,为文旅产业主导型城乡国土空间规划提出发展路径。

构建“文旅导向型发展”空间规编制体系

1、天下大势 分久必合——“文旅”多规合一路径思考

中国知网“城市规划与旅游规划”主题检索,1979年到2020年核心期刊,学者们对于两者关系的讨论文章500余篇。细品其文,观点不一,分歧较大,核心焦点在于“理性”与“理念”的争论。笔者觉得一种场景可以描述圈里圈外的关系——“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但实际上,是上帝在看着人类的风景......

2020年初,社区经济驱动的“手机一族”都在关注着并不怎么好看的一道风景:欧洲暴雨、澳洲火灾、东非蝗灾、新冠肺炎......作为规划工作者,笔者认为,空间规划为“理性”与“理念”的争论提供了融合路径,尤其对于“文旅导向型发展”城镇,文旅规划不应只是作为空间规划的一个专题,要提高到宏观引导层面,贯穿始终!

2、 “指标”治本 自“下”而上

笔者认为,城规人更注重“指标”的土地属性,而旅规人更注重“指标”的经济属性。这也许是当前不同领域学者讨论的多规合一落地的又一核心问题。

相比于2003年非典期间,中国第三产业占比由32.3%达到2019年的54%,而这次疫情对第三产业的影响最大。据WTTC数据,2019年旅游业对中国GDP的贡献达到11%,相比于2003年非典时期,增长了近9%。从我国主要旅游资源及5A级景区空间分布中,可以初步判断,在国土空间规划编制体系内,由文化旅游资源驱动的县域城镇体系占有绝对优势,而如何发挥好空间规划职能,使远期战略目标可通过文旅“流量”带动形成近期经济触媒点,是“文旅导向型发展”城镇空间规划的当务之急。

如何利用好手中的“双剑”,为文旅导向型发展城镇提出落地措施势在必行——文旅经济指标预测作为先导,联动相关土地指标,实现“指标”合一,自下而上,建立“文旅导向型发展”空间规划编制体系。

3 、全域旅游理念引导 创新“分级防疫游憩”社群单元

随着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并监督实施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正式印发,国家及各省市县陆续开展了国土空间规划的编制工作。这对于以文化旅游业为主导产业的城镇,机会难得。具体实施层面应立足现实问题、科学谋划布局、主动调整衔接,有机融入空间规划体系构建的战略部署中。

“意见”中虽已分级分类建立了国土空间规划、明确了各级国土空间总体规划编制重点、强化了对专项规划的指导约束作用、在市县及以下编制详细规划的总体框架。但现行“旅游规划”编制体系,缺乏更有效科学的编制依据(《旅游规划通则》势单力薄),因此,实施层面需提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

全域旅游理念引导,构建以文化旅游业为优势主导产业,带动乃至统领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一种新的中观层面“分级防疫游憩”社群单元空间发展模式。以“社群单元”为基本,构建“疫”时隔离,“疫”后游憩的“分级防疫游离”社群单元,空间模式类似中央公园、故宫。

“理性”、“理念”合一,自始至终的“产业运营前置”理想

通常政府甲方的痛点是:“找了国内顶级的文旅公司做了几轮的策划,最后发现无法落地?”,此类问题司空见惯。其实问题的核心可能并不完全在规划编制机构。

第一,随着国土空间规划一张图大势所趋,这几年大部分项目都以“文旅”搭台唱戏,存在即合理,因为文旅立竿见影,能解决经济流量增益问题,而城市规划则为“十年树木”大计。

第二,可以尝试用这个办法解决——“产业运行前置” 。在大的宏观战略层面,舍得“杀鸡必用宰牛刀”,从产业角度思考城乡空间经济增长边界,从产业运营角度思考投资方收益预得,这其实体现的是规划机构“资源整合”的能力。

第三,比如做智慧城市规划,如果在规划前就已经和华为云中心“称兄道弟”、“知己知彼”,那在产业落在一张图上的时候,自然不会“胎死腹中”。

解决思路方向探讨:

产业运营前置+政府招商市场化公司前置(企业化运作,以“商”养“商”)+资源整合规划调研前置+其他前置。

构建“文旅导向型发展”城市设计专篇制度

近期大家也都发现,疫情对相关行业的“招投标”方式也在发生变化,电子标可能会如雨后春笋,但传统招投标方式也不能完全摒弃。无论传统招投标亦或是新形式,从社会生产力发展趋势来看,避免项目前期盲目“恶性互动”,致力于有效解决政府决策者、规划机构、规划建筑师、市民、投资方共同利益,进而形成“良性互动”,发挥项目社会、经济、文化价值最大化终极目标。本文旨在以空间规划城市设计全过程覆盖为“思考模板”探讨招投标项目“良性互动”的一种借鉴方法。

1、概念提出

日常国土空间规划管理过程中,始终存在着文旅规划建筑艺术与工程理性之间的模糊性、文旅方案审查的合法性、审查决策者与大众在判断标准上的差异性等问题。在依法治国的机制建设中,针对“文旅导向型发展”特质,我们需要在现行城市设计管理制度工作中寻找一个“转换工具”,在城乡总体城市设计层次的风貌与文脉引导定位和具体项目实施之间起到一个“订单”和“交货”的作用。提出“文旅导向型发展”城市设计专篇”的概念和做法,使城市设计导则、规划设计条件、文旅建筑设计方案围绕城市设计专篇产生良性互动。如下表所示。

“文旅导向型发展”城市设计专篇呼应关系图解

2 、“专篇”内容与形式

城市设计导则相关论述较多,不一一列举,其中学界比较公认的作法是在控详规划中,以导则的形式将总体级城市设计相关的城市文脉和实体空间引导成果与法定控详相结合,使文旅建筑设计阶段对方案的审查“合法化”,甚至有些地区还在招拍挂的规划设计文件中明确提出了建筑方案竞赛的规划要求,当然这些要求大多是方向性的,与此对应,在文旅建筑设计审批阶段的“对账单式”的说明—“城市设计专篇”应具体化的提出“三图一书”,三图为三类图,含透视图与鸟瞰图、城市空间体量等城市设计分析图、城市空间环境分析图等,一书为说明书,如下表所示:

“文旅导向型发展”城市设计专篇三图一书表

结语:

这场战“疫”很快就会过去,但留给人类对生态环境反思却从未停止,每个行业手中都有一柄利剑,战略层面防范未然,对于文旅规划行业当前最重要的是研发好“文旅导向型发展”国土空间规划“疫苗”,迎接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

“文旅导向型发展”国土空间规划是文化旅游问题、是城市规划问题、是经济发展问题、是哲学问题,也是个方法论的问题,相信在今后的探索中以“文旅导向型发展”国土空间规划试点为契机,我们会走出一条适应时代,居民幸福感更强,地域特色更突出的美丽中国之路。

收听音频及更多课程请点击以下链接

或识别下方二维码

文旅商学院

编辑整理 | 大地风景文旅集团

声明 :我们致力保护作者版权,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出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